相逢一场

这里只是我而已。

12.17 好久不见

日常 0 评

12.16
建新在群里说爷爷去世了,
问我们去不去。
我想这事必须得去了,
我们已经不是当时的小孩子了,
应该得有属于我们自己的“人情世故”。

艳峰也说来,
我先去建新家看了一眼,
还没多少人来,
和建新说简单说了几句,
就去接艳峰了,
下午大概1.30左右,
艳峰才到,大哥也是刚在北阁赶回来。

我们一起去的,路上还问了下父母该怎样行礼。
多人行礼:爷爷辈应磕四个头,后起身作揖,家属还礼,在对家属磕一个还礼。

先写上礼账就行礼,然后领了个孝。

之后就在外面说话,虽说好久不见,但彼此一点也不生分,我也好似变了个人,话也多了起来。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心照不宣吧。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与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才能保持这个状态,我总是这样,摆脱不了过去的影响。

12.17
下午才去事上,
只有我和大哥,看的出来大哥心情不是太好,又是工作上的事,晚上必须要去上班。

建新找到我们,又给我们一人一个孝袍。

看完老人预炼,大哥坐了一会就会北阁了,
明天上午还要回来,
我也去上班了。

泽的情况不太清楚,几天没联系了。
说是找了个音乐家教的活,
一星期能挣500块呢。
之前明明是个富二代,每个月的生活费就一万多。
却突然间就变成这样了,真的世事难料啊。

12.19 世故
发表评论
撰写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