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逢一场

这里只是我而已。

10.27

日常 0 评

今天请了一上午的假,
去老人的事上看看,
今天要下葬,
早早的就过去了,
天气是真的冷,
临出门又加了层保暖。

去了就直接进饭棚吃饭去了,
妈妈去帮我扯了块孝帽。
然后就是在灵棚后面听大人们说话。
谈论族谱的问题,
祖先名为杨天禄,
算起来恒哥应该比我大两辈。
还有秀里庄的都是亲戚,
我们在志字辈上与金字同辈,
因为老人怕重名所以两种名字。

大概9点左右吧,
看到闫翔和表哥他们也来了,
吊完孝站了会也去吃饭了,
姐夫也来了,带他去饭棚顺便和表哥他们做一起了,
来的都是外亲,
都不认识。。。

预炼的时候真是事情不断,
什么没剪刀啊、没锤子、没红头绳啊之类的,
折腾了半个多小时。
弄好之后就去烧纸人,
一直走道快上公路,
一大队的人在后面跟着。
烧完就行礼然后准备去下葬了。

回来的时候一点多,吃完放就去上班了。
晚上回来好累,手脚都酸痛。

10.30
发表评论
撰写评论